logo
  • 加載中...
新聞頻道
張庭賓人民幣貶值樓市泡沫破滅或在不遠處
時間:2013年11月14日信息來源:張庭賓中金在線點擊: 加入收藏 】【 字體:

樓市大泡沫高度依靠人民幣升值

對于海外資金流入依靠度的進步有兩個關鍵節點。一是1999年中美簽署加入WTO協議,2001年中國正式加入WTO,海外工商業投資對中國進入了岑嶺期,中國這一輪的樓市泡沫就是從此開始的;二是2005年7月,中國人民幣開始單邊升值周期,這吸引了巨量國際謀利熱錢投資中國,中國的樓價進入了飆漲時期。

張庭賓

當2013年北京上海房價同比再漲20%,房價收入比已經高達35-40倍,已在全世界****—中國境外**的莫斯科約為20倍的情況下,誰應當對高房價負責成為焦點話題。

面對千夫所指,作為房地產業的代言人,任志強再次奮起反擊,泄漏了我國貨幣雙發的天機:“對中國來說,真正的泡沫的是貨幣雙發。假如沒有貨幣雙發,什么泡沫都沒有,通脹是由于貨幣引起的。”

所謂“貨幣雙發”,指的是中國企業出口,獲得美元貿易順差,或者是國際熱錢謀利中國的美元,都要被中國央行強制接手,按照當時的美元人民幣匯率,向國內發行等量的人民幣基礎貨幣,進入國內金融和經濟體系流通,這成為中國貨幣超發的最緊張來源。

來自于海外美元的“貨幣雙發”對中國國內經濟的流動性有多大影響呢?我們可以簡單測算一下:中國如今悉數外匯貯備約3.86萬億美元(外管局持有3.66萬億美元,中投匯金持有約2000億美元),假如按照1:7.2的平均匯率(取8.29和6.1的中心值)計算,按照基礎貨幣進入國內金融經濟體系后,會被乘數放大,按照4倍貨幣乘數來測算,就是增長了國內111.16萬億元人民幣的流動性。這是一個令人驚嘆的數字。要知道,2013年三季度,中國M2的總量才107.75萬億元(在中國,M2基本可以等于基礎貨幣*貨幣乘數),即可以說中國國內流動性基本靠海外流入的資金來維持的。

換個角度這個判斷也可以得到印證,2013年三季度中國外匯占款(進入中國外資兌換為國內人民幣的官方正確數字)余額為27.51萬億元人民幣,而中國的基礎貨幣總量為26.3萬億元人民幣,即外匯占款對于基礎貨幣的覆蓋為104.6%,換言之,中國超過100%的基礎貨幣都是由外來美元所發行的(超過100%是由于央行通過央票和存款預備金回收了一部分流動性)!

由此,人們難免產生一個偉大的疑問,在1990年代曩昔,中國的外匯貯備特別很是有限,1986年也僅20.76億美元,由其投放的國內流動性可以忽略不計,換言之,那時候中國國內的流動性完全自覺自立的。近30年曩昔了,原來國內內生流動性為什么由100%而漸漸萎縮,到現在幾乎100%依靠海外資金呢?這與偉大的樓市泡沫又有什么關系呢?

中國國內流動性的萎縮乃至清除,有如下兩個緊張緣故原由。

一是自1990年代中期開始,跨國公司大舉投資中國,以其豐富的實力,加上獲得稅收等方面的超國民待遇,優先收購優質國企(當時稱為“靚女先嫁”),其余國企大量破產倒閉,其原來存有的流動性也隨著企業破產而被清除。從此,中國進入了依靠外資直接投資(FDI)輸入流動性的時期。

二是政府自身消耗和低效投資導致了大量國內流動性消散,分外是低效投資,在八五期間約為每投入1元錢只能收回0.5元,即投資回報率不足50%,此后每況愈下,因不再進行此種統計而無法得到正確數字,但大量政府投資血本無歸,成為爛尾工程的不計其數,投入的現金就沉淀在其中退出了流通;這使得中國不得不更加依靠海外流動性的輸入。

對于海外資金流入依靠度的進步有兩個關鍵節點。一是1999年中美簽署加入WTO協議,2001年中國正式加入WTO,海外工商業投資對中國進入了岑嶺期,中國這一輪的樓市泡沫就是從此開始的;二是2005年7月,中國人民幣開始單邊升值周期,這吸引了巨量國際謀利熱錢投資中國,中國的樓價進入了飆漲時期。

假如從流動性變遷的角度,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清晰的邏輯,即因為中國無法遏制政府消耗和投資虛耗,因為中國國企未能成功改造成充滿活力的民營企業,造成雙重流動性緊縮,因而不得舛錯外開放,借助外商直接投資維持繁榮增加;當外商直接投資和貿易順差增加達到**的時刻(2005-2007年),不得不以人民幣升值吸引國際熱錢謀利而維持虛幻繁榮增加。

然而,這種外部輸血式增加總有到頭的一天,或者說,如今這種輸血式增加已經接近尾聲。由于外資和熱錢來到中國,他們是來贏利的。跨國公司在經歷了投資期,獲得了對中國市場的相對壟斷后,開始源源賡續地向母公司回流利潤,現在在美國再工業化和推行TPP對中國進行進口替換的情況下,一些企業連本金也在外流;熱錢在謀利中國A股、樓市等賺的盆滿缽滿后,也是要回流回報股東的,同時也要避免外來的人民幣下跌的風險。

無論是從資本和金融項目,照舊經常項目,照舊外匯占款,我們都可以看到曩昔十年外資由加速流入到流入減速,乃至將來**額降落的趨勢。中國經常項目順差在2008年見頂,為4400億美元,現在已經延續下跌了4年,2012年至1931億美元;資本和金融賬戶順差在2010年見頂,為2260億美元,2012年甚至出現負值,為-1173億美元;外匯占款在2007年見頂,為29390億元人民幣,降落至2012年的4945億元。

與此相對應的是,2007年中國股市見頂;2010年中國樓市再掀高潮;2011年中國PE和VC投資收益見頂;2012年中國商業銀行利潤見頂……現在僅剩房地產泡沫尚在**沖刺。而樓市也已經出現了分化,二三線城市漲價乏力,部分城市泡沫已經破裂;新居交易較火,而二手房交易冷卻,如今全國能夠繼承保持高速增加的僅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深圳等幾個一線城市。

中國樓市**見頂,是因為政府力保投資模式得以繼承的必然,政府投資的來源除了稅收之外,最緊張的支持是地皮財政,這是一種變相稅收。力保地皮財政就要力保房價,就要通過地皮招拍掛推動地價的上漲,再用地皮來進行各種融資,繼承進行政府投資。然而,房價的持續上漲,不僅極大地消弱了內需,更大大增長了企業成本,令國內企業贏利更加困難,中國企業流動性更加萎縮。可謂逼空了中國內需、民生、企業和經濟。

為了保樓價推樓價,在內部流動性接近枯竭的情況下,必須要靠吸引熱錢繼承謀利中國,而要保持熱錢對中國的熱情,就要靠強行推動人民幣升值,可謂騎虎難下。即人民幣升值—吸引熱錢—推高樓價,在這個邏輯關系中,人民幣升值與樓價成正比。

一個令人尷尬的悖論是,作為最緊張的資產,樓價越是上漲,則人民幣在國內的購買力越是貶值。這會形成了一個越來越傷害的背離,即人民幣對外升值而對內貶值,當這種背離達到**的時候,難免物極必反,即出現人民幣對外大幅貶值和對內大幅升值(通縮),而造成這種反向活動的直接動因是—國際熱錢大量外流。

國際熱錢為什么大量外流呢?一則由于中國各種資產價格到頂后,很難再賺到更多的錢;二是由于美國開始緊縮貨幣,先是開始退出QE,而后再加息;三是石油危急、糧食危急和地緣政治危急對中國經濟造成沖擊。

將來中國可能出現的最困難局面是,在熱錢大量外流,國內流動性急劇萎縮的同時,國際石油價格和糧食價格大漲,加上人民幣大幅貶值,因為中國石油和糧食的對外依靠度已經分別接近60%和13%,屆時國內將出現緊張農產品輸入性通脹(但與此同時工業品將緊張通縮),樓市將會受到外資拋售和剛需斷供的雙重沖擊。樓價將會大跌。

這時候政府和央行將面臨特別很是困難的選擇,假如大規模釋放流動性救市,糧價將更大幅上漲,甚至影響社會穩固;假如不救市,則樓價則失去**避免雪崩的可能。

這就是中國高樓價的**隱私,也是將來樓市難免的必然命運。

(作者:佚名編輯:admin)

我有話說

最新文章
推薦文章
熱門文章
网络棋牌频道网址 法甲积分榜射手榜 淘宝快3 股票融资后会怎么样 3d开奖结果* 炒股如何开户 山西十一选五结果详情 新天天贵阳麻将仁怀 葡超积分榜 陕西福彩快乐区间走势图 2014上证指数波浪划分 中国体彩7位数开奖结果查询表 未来云南麻将官网 基金配资条件 3d试机号开机号码 金慧配资 山东矿业股票行情